您的位置:首页 > 娱乐 >

专访淘梦星火计划签约导演路云飞&张震:无论媒介,电影殊途同归

近日,麻辣鱼采访到淘梦星火计划的两位签约导演——路云飞和张震。2019年,路云飞凭借网络电影《绝色营救》获得第三届金鲛奖年度品质网络电影导演,张震凭借《花儿照相馆》获得2019年“新奇点”爱奇艺网络电影年度优秀创作者。

▲路云飞

虽然作为网络电影导演,二人有着不同的成长轨迹,但谈及与淘梦星火计划的合作时,他们都表示自己看重的是淘梦的专业和资质。

▲张震

路云飞表示,他从《绝色2》开始与淘梦合作至今,彼此已经形成的默契和信任是能够深度合作的契机。张震则强调淘梦星火计划在追求商业价值的同时,给予导演在创作上的自由度是比较高的。“我的电影有自己的表达,我表达出来的东西既符合大众的审美,又可以引领观众,这件事情很艺术也很商业。”通过星火计划,张震相信自己有更大的空间去实现这个目标。

坚守初心,砥砺前行,身为电影人,路云飞与张震都有着对行业的热爱与信仰。

路云飞

作为创作者,笃定最重要

非科班出身的路云飞称他入行是个“意外”。大学毕业后历经了数次工作的辗转,因为实在不喜欢朝九晚五、毫无新意的生活,奔着以酒会友,广结天下豪杰的目的开了一间酒吧。然而酒吧本身就是是非地,久而久之,他开始每天都处在一个神经紧绷并且强颜欢笑的状态。“我觉得有什么需要宣泄一下,就重拾起了学生时期的爱好,通过在北京杂志社的朋友,陆陆续续在杂志刊发一些文章,包括小说、散文、影评之类的。”

一段时间之后,路云飞得到了一个写剧本的机会,“当时对剧本创作的看法极其浅显,在成功卖出了两个作品后,成就感爆棚。”如今回忆起自己初踏入影视行业时的状态,他坦言,做所有一切都是靠直觉。

2005年,路云飞只身来到北京之后,才发现这个行业的残酷和竞争的激烈,但这也是他深爱这个行业的开始。

路云飞称2005年到2008年这三年是他人生中至今为止最为黑暗的时期,不被认可、生活窘迫、自我怀疑……幸而,他的身边还有一些很好的朋友,给他支持,陪他坚持。他也牢记自己的行业启蒙老师对自己说的话:路云飞,你对故事讲述和表演观察具有天生的敏感和准确的节拍,这是你可以成为导演的天赋。但是,你最大的缺陷是你的血液中没有专业的养分。

于是在这期间,路云飞频繁出入电影学院,蹭课、听讲座,大量阅片,看坏了4台DVD,自学专业课程,一本专业书籍看三四遍才能有一些看懂,知识逐渐形成体系。“2006、2007年,两年的时间里,电影是什么在脑中逐渐明朗起来,行业的大门才算是真正在面前打开。”

2008年,路云飞拍摄了自己的导演处女作《果》,此后执导了多部独立影片。直到2012年,因为一个突发奇想,路云飞和自己的制片人胡楠拍摄第一部“绝色系列”影片,踏进网络电影领域,在收获了不错的市场反响之后,便一口气拍了5部。

在路云飞看来,电影就是电影,无论是独立电影、电视电影、院线电影还是网络电影,本质上都是一样的,都应该具备电影所有的属性和需要遵从的规律。“可能是就目前而言,不同播放媒体针对观影人群的不同会做出不同的类型选择。但我坚信,殊途同归。最终,所有的这些电影都会回归到电影最初的本质。”

路云飞不否认“绝色系列”的诞生是网络电影市场使然,“它适合当下的市场。”路云飞通过“绝色系列”得到了行业的一些认可,积累了大量动作、枪战、战术以及特效方面的拍摄经验。不过,他不希望自己被贴上标签,“我更擅长的其实是悬疑和犯罪。希望各位行业大佬可以找我拍一拍悬疑和犯罪类型的片子,我一定会做的更好。”

2019年,网大正式更名为“网络电影”,但对于路云飞来说,更名一点都不重要,“无论叫网络大电影也好,叫网络电影也好,过硬的剧本、积极的内涵、优良的品质、专业的技能和操守才是行业根本。这些方面整体提升才最重要。不单是导演,所有的创作人员、工作人员、演员都一样。”他说。

从“绝色系列”开始,路云飞一路见证了中国网络电影从野蛮生长到如今精品化的过程,对此他表示十分欣慰,“几乎所有新兴事物的初始都会有一个野蛮生长的阶段,网络电影遭受过很多质疑,被说是垃圾、是行业热钱中的昙花一现、是一群业余的人在玩票等等。但所有电影发展中的新类型和变革出现,都会引起行业质疑和旧规则卫道士的恐慌甚至是漫骂,电影在历史车轮、科技进步和观众需求的拖曳下从未停止过发展和变革的步伐。作为创作者,笃定最重要。”

张震

做电影,有意思也要有意义

一部《花儿照相馆》,通过一个年轻摄影师,串联起四位老人,两代人碰撞出一段啼笑皆非的故事,并借此关注养老这一重大民生问题。2019年,现实题材在网络电影领域开花,《花儿照相馆》也凭借温暖人心的叙事,以及积极正向的价值立意,获得一众好评。

《花儿照相馆》的导演张震,是80后北京土著人,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的导演系,毕业之后一直从事摄影工作。作为科班出身的学院派,他“一直把导演摆在一个高高在上的位置”,对于从摄影师到导演的转身,他也一直非常谨慎。

直到2017年,张震得到了一个机会:一个好剧本和许多人的支持,他带领团队仅仅用了11天拍摄完成一部多线性叙事的网络电影《宇宙中心五盗口》,作业效率之高让人惊叹。张震表示这得益于他十余年作为摄影师在拍摄一线工作的经历,摄影工作为他的导演之路奠定了非常重要的基础。

“我是从战斗第一线过来的人,所以非常知道在拍摄现场,积极的创作状态和良性循环的重要性。”为此,他要求团队各司其职,合理安排工作,严格按照计划。“当然,前期工作和筹备是最关键的。”张震续称,“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情就是拍得快,最难的也是,因为要又快又好,就要先保证拍的都是有效的,所以,前期的筹备和案头工作一定要详细完善。这样一来,在现场才能够运筹帷幄。”

另外,长久以来积累的摄影经验,亦能够帮助他在拍摄过程中,更加准确地构建整个影像结构,同时节约时间成本和沟通成本。

张震从摄影转导演之后,执导的三部作品《宇宙中心五盗口》《狂飙巴士》和《花儿照相馆》都是在一定程度上与主流网络电影形成差异化的作品。谈及题材上的选择,他坚持“两有原则”,即有意思和有意义。“把有意义的东西,用有意思的方式呈现出来,而非只图一时的乐呵,也不要生硬地说教。”这是张震对“两有”的理解。

当被问到为什么青睐于喜剧、现实主义题材,张震告诉麻辣鱼,一方面是出于他个人的喜好和行业对自己的定位、标签;另一方面,是他希望观众在他的作品中,能够更关注故事。张震也清楚,在网络电影领域,拍摄现实题材的难度更高,但他选择迎难而上,“如果能把一个不好讲的题材讲好,好讲的题材可能会更好讲。我们就踏踏实实地往更高层面上去做,我相信往下变换会相对轻松。”

张震始终认为院线电影和网络电影有高度一样的东西,也有高度不一样的东西。“它们在表达方式、制作方法和视听语言等方面,没有本质上的区别。只是因为受众的观影方式不同,网络电影需要更紧凑的情节,更强烈的刺激,形成观众的一种记忆,观众的观影习惯也是网络电影跟院线电影目前最大的区别。”

至于网络上推崇的“电影质感”,在张震看来只是因为做出此类评价的人对电影并不是真正的了解。在他的理解中,电影最重要回归到视听语言,好的电影一定是视听做得恰到好处,让人舒服的,“电影本身是一个内容跟形式的统一结合的东西,形式大过于内容,或内容大过于形式都不好,合理的内容用合适的形式去表达可能才是最好的,才最电影。”而这也是张震一直以来的创作追求。

网络电影在经历大浪淘沙,从野蛮生长迈向精品化的进程中,淘梦始终是领域内的头部玩家,不仅在不断地打造爆款佳作,也在人才孵化和培养方面发力,证明着网络电影市场有能力培养新锐导演。

2018年,淘梦成立星火计划,旨在挖掘导演、编剧、制片等有影视梦想的商业片新锐影人,为签约导演提供亿元资金、成熟项目IP、明星制作人、导演经纪服务、从创作到发行的电影质量保障体系,打造一个自由平等的创作环境,构建完整的人才成长上升通道。

目前,淘梦星火计划签约青年导演11位,制作网络电影14部,项目总投资近亿元。其中3位青年导演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长片。

相关阅读